【点文】兵团向/帝都作文梗

prprprprprprpr好棒啊谢谢peropero文风简直帅呆了我要在床上扑腾到死【【

等这篇点文的时候每次在楼道里见到毛毯太太都使劲抛媚眼来着,终于看到了真是意料之中的帅啊~埃尔文好诱惑好主动啊!当时真应该点【团·我】来着呢w,写的真好看!看到tbc的时候一激灵,莫非还有后续?!

再次感谢毛毯毯百忙之中依旧拆了自己喜欢的利艾然后满足了我吃肉的欲望,最带感老规矩之想上我就别磨叽!!

毛毯:

给烟酰胺太太的点文,水彩画风超级宣!直接把窝苏进小单车坑里233!(哦不
开H最开心233

----

 
  “——老规矩。”
  
  现龄23岁的调查兵团分队长埃尔文·史密斯目前正面临着人生中比较、不,是相当严重的一个抉择。此时时过午夜,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沓子文件在半个小时前被处理者揉成了一团废纸,此时浑身散发着幽怨地气息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而始作俑者关了灯,独自大脑放空地坐在桌边双手捂脸,像是个小号的绒毛狮子幼崽,任凭额前掩盖着发际线的金发被揉搓得无比蓬松才住手。

  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呆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埃尔文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 候,窗外静谧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声脆音,指骨敲击在窗玻璃上声音清晰无比,带着点蔓延的回音直直地戳进了年轻的分队长心窝里。

  来访者的讯号持续不绝,而他在原地愣怔了片刻,才如梦初醒地站起身来回头看向窗户的位置——夜色浓厚,飞扬的鸦色披风前仅能看见那人肤色略白的侧脸,埃尔文的房间在三层,而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夜闯兵营爬了分队长的窗户,跟只鸟儿似的老神在在地守在窗外,嘴角尚且带着抹神采飞扬、几乎有些痞气的笑容。

  一股逆血当胸而来,埃尔文只觉得眼前一黑,被那个笑容晃得 视线都迷糊了,觉得心都被那清脆的敲窗搅乱了,只知道火速冲到窗边儿将锁闩打开。对方得了便宜,更是大大方方地登堂入室,接着窗台的高度抹平了两人之间不小的身高差,揽了分队长的脖子就作势要吻过去。

  “利威尔你疯了,万一被发现——”显然这样中招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埃尔文反应倒也挺快,伸长手臂把身边的黑发青年推开,只让他勉强亲到嘴角。因为情绪紧张而刻意压低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调儿:“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调查兵团都在通缉你,唔——”

  午夜亢奋的情绪充分被调动起来,埃尔文说得差 点儿一口气儿没倒上来,激动之中摁在利威尔肩膀上的手臂也松开了。这次被捉了个正着,话没说完就被糊里糊涂地咬着嘴唇堵了回去。

  不,现在疯的人是我。

  二十出头正是精力旺盛征服欲强的时候,尤其现在抱在一块儿的又是俩成年的男性,激烈得像是两头野兽在撕咬,恨不能把对方拆吞入腹的热烈。然而他们的身体又堪称契合,每道唇纹都缠绵地腻在一起,埃尔文被青年来势汹汹的动作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下意识地张开了紧咬的齿列,跟那条温热的舌头地抵死纠缠。

  埃尔文其实一见着利威尔就觉得烦,这 个地下街的混混头领不知给他们的治安找了多少麻烦,又偏生用得一手精妙绝艳的立体机动,屡次招安未果后团长终于没了耐心,将抓捕任务往年轻的分队长手里一扔就万事大吉,留着他深夜独自纠结多日——结果不仅自己被人家睡了,还赔上了一小把头发,真是烦得伤天害理。

  然而事实是精干的分队长操着一颗要胖揍这个地下街家伙的心,气势却总在见到利威尔的时候莫名地虚弱下来,接吻的时候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觉得浑身的感官都拼命地合着血液往嘴唇和下身涌去——那双不规矩的手已经趁着黑暗摸索着探入 了衣服里,煽情的湿吻让彼此之间的气氛愈加热烈浓郁,埃尔文在换气的同时深深地闭了下眼睛,觉得自己真的是没得救了。

  在这个比起窗台幽会更像是偷情的场景下,却连紧张感都分毫不剩------只想着跟他抱着往床上滚,魔性了似的。

  “我疯了?”利威尔在最后放开了扯着埃尔文领口的手,对上青年那双难得有些晕着水汽的蓝色眼睛——像是晴空一般干净的颜色,却又因为眼角的一线水红而突兀地染上了某种隐晦的蛊惑,他半仰着头,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扫过了对方穿戴整齐的衣服:“那这么晚了,你又是在等谁呢,我的分队长?”

 ……

 埃尔文带着特别痛心疾首的表情半天没回答,直到利威尔觉得他要睡过去的时候,却突然被拽着摔在了那张单人床上,因为下面还有个人肉垫子而没受到多大的冲力。年轻分队长像是终于想通了,线条硬朗的脸上尚且带着抹意味不明的酡红,却不再一味的拒绝。

 他的手指顺着利威尔的鼻梁一路下滑,最终,堪堪地停在了对方因为深吻而有些湿润的薄唇上:

 “老规矩,想做的话就赶快。”


 ----TBC----

评论
热度(11)
  1. 酮式アルパパパカカカ假梨 转载了此文字
    prprprprprprpr好棒啊谢谢peropero文风简直帅呆了我要在床上扑腾到死【【 等这篇